伯恩资本李文成:不追求短期快速回报更注重未来长期价值

2016年,李文成刚刚从美国硅谷回国,第一站就来到了成都,成为伯恩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中国西南部众多激情澎湃的创客也非常需要身后有投资机构支持。当国内VC扎堆北上的时候,伯恩资本这支年轻的团队决定立足成都。

这家线开始的机构,在国内率先提出了“生态基金”这一概念。所谓生态基金,也就是母基金加直投的模式。

伯恩资本表示,这种创新投资模型的优势在于两者互相协同和促进,能够共同构建创新的资本生态圈。

虽然成效不错,但没人知道,其实这种模式是李文成早期不得已而为之、误打误撞的结果。

18岁之前,烟台人李文成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高考结束后,李文成迷茫了。填报志愿时,因为自己家族公司是烟台最大上市公司万华化学中的一个板块,李文成心想,那我就干脆学化工吧。

当时华东理工的化工专业是全国顶尖水平,于是李文成便去了上海研读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由于成绩比分数线多分,他被直接保送硕博连读。

在读书的过程中,随着视野的开阔,李文成的思维逐渐转变了。在没上大学之前,他总是会瞎琢磨自己将来要学个某某专业,之后从事一项某某工作。

但在进入大学之后,李文成感受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读书期间,他和一名师弟一起创业,他们的公司拿到了500万的融资。

这件事彻底改变了李文成的想法,决心毕业后不能像其他同门师兄弟一样只埋头做技术研发。在毕业季同学们四处面试的时候,李文成干脆没有去投简历。

关心学校就业率的教务处看到李文成迟迟不找工作,头都大了,就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文成回答说:“我要去流浪!”

其实,他是想看看硅谷那边的人是如何创业的。但来到美国之后,却发现那边的师兄们都在做投资,大吃一惊。国内的师兄弟们都在做技术,国外的师兄们怎么变身投资人了呢?

原来,当时硅谷那边的创业投资环境非常好。真正好的技术大多能得到天使投资,在产业化之后就会被大公司收购。李文成的师兄们就是这样获得了第一桶金,然后再反过来转型成投资人去投资好技术,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理工科出身的投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懂技术,可以和创业者聊得很深,清楚技术壁垒和应用前景有哪些,知道什么样的技术才是真正顶尖的、能改变世界的技术。

所以女版“乔布斯”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在硅谷VC圈最风光的那几年,这些技术派的投资人一直冷眼旁观,直到2015年天才少女的神话坍塌。

看到师兄们的经历,李文成内心有了个模糊的念头。2016年,还在美国“流浪”的李文成迎来了人生的转机。

当时正值国内传统行业转型,一批企业家来硅谷参观学习先进理念,李文成担任他们的翻译。在参观的过程中,企业家们发现,相比传统行业,做基金投资的回报率太高了,让他们特别心动。于是刚回国后一个月,便给李文成打来了电话:“文成,我们打算出钱做一个基金,但没人管理。你别流浪了,回国跟我们合作吧!”

原本一心想创业的李文成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虽然自己没有投资经验,但是对他来说这不正好是个创业项目吗?雷厉风行的李文成马上回国,来到成都成立了伯恩资本。

钱太多不知道该怎么花也是一种痛苦。伯恩资本成立后,看着账上接近一个亿的资金,李文成开始苦恼起来。

李文成和其他合伙人都没有太多的投资经验,他们既有锻炼自身投资能力的诉求,但同时又要保证LP的收益,项目不能亏损。

几经讨论,李文成决定,第一期基金定位成一个母基金,少量资金用于直投项目,大部分资金投向那些有经验的基金,并且在选择标的的时候一定要保证不能让伯恩资本成为纯粹的LP,必须要能从中学到经验。

母基金的缺点是本身退出周期比较长,不过李文成第一期选择做母基金并不是为了追求快速的收益,而是更注重收益的稳定性。同时他希望通过母基金这样的架构,能够实现自身的快速转型,学会投资这件事并在这个过程中树立自己的品牌。

在成都投资圈,手握近一个亿的资金还是很有谈判优势的。况且在主流的母基金都是政府或者大型企业的情况下,伯恩这种纯自有资金的母基金相当罕见。

很快,伯恩资本就选择了洪泰(成都)、点亮资本和富坤创投三家机构。这三家机构不仅愿意去教李文成投资,同时他们的专注重点刚好覆盖了从种子轮到Pre-IPO的所有阶段,可以让他快速的获取经验。

之后这段日子里,每当洪泰(成都)开周会的时,李文成和他的合伙人就会拿上小本子,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地看对方是怎么开会,整个过程像极了学生时代的课堂。盛希泰发起创办的洪泰基金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是一位出色的老师,而李文成又是一名优秀的学员,很快他就从中学到了很多理论知识,随即进入到实操阶段。

2017年7月,伯恩资本和点亮资本联合成立点亮伯恩基金,李文成在其中担任投资总监的角色。

通过这种方式,一方面李文成能够借用点亮团队的投资和管理经验、学习他们的投资理念,降低风险;另一方面,这次李文成终于来到实际操作层面、能够亲自去讨论项目,展现自己的学习成果了。

最终,李文成再次创造了优秀成绩,不仅亲自发掘了两个最优质的项目,整体回报也是最好的。

这份成绩单最直接的影响是,当他开始着手自己独立做一个新基金的时候,一天之内募资金额就超出了他的预期。

之前李文成和很多人的想法一样,LP太精明了,募资是个很头疼的问题。但这次经历告诉他,其实LP手里有的是钱,只要业绩够好,能带来高回报,募资根本不是问题,LP抢着要把钱塞过来。

一边理论学习一边动手实操,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李文成形成了自己不追求短期快速回报但更注重未来长期价值的投资风格。

对于这个投资策略,李文成有自己的底气。投资的风格部分程度上和资金属性有一定的关系。伯恩资本的大部分资金都来自传统企业家,这些资金并不需要快进快出追求短期回报,而是想提前布局未来。

所以李文成看项目时特别坦然。在VC行业内很多机构选择投商业模式的时候,理工男李文成选择了以技术为导向。如果他看到一个技术很好的项目,无论商业模式是否完善,他都会选择支持一把。

拥有华东理工大学化学博士学位、曾在国内外高档次期刊上发表过论文10余篇的李文成这样说:“消费类以及商业模式类的项目我看不懂。我有一个原则,就是我不懂的我就不投。因为我比较懂技术,所以我只投技术。”

只要公司是以不可替代的科技为核心,李文成并不关心商业模式是什么样,也不对营收等常见的商业数据做要求。

李文成说,他不会刻意追求高回报,“但我相信真正有好技术的项目不会辜负我”。

在他看来,只要创业公司能够阶段性地完成了他对技术的要求,商业模式等问题都可以交给后一轮的投资者去解决。他更关心在收到投资之后,项目能否按照时间表把技术完善到相应的进度。

“我认为做早期投资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不能在天使期就要求他有什么数据,但他们一定得是在中国未来很有发展前景的公司,他们是在未来竞争。”李文成说。

除了注重技术,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李文成还非常注重创始人本身。他要求创始人一定是要和他岁数相差不多、没有代际沟壑同时带过团队当过一把手的人。

他解释说:“如果岁数差别太大的话,我们跟他玩不到一块去。”而作为天使投资人,一定要对创业者有充分的了解,这个人人品怎么样,这点非常重要。

至于第二点,李文成表示,如果之前没做过一把手、没有领导者思维的话,看问题的角度是和优秀的创业者完全不一样的,会影响整个思维模式。

李文成认为,做早期投资一定要和创业者共同成长,并创造价值。团队、市场、技术、公关等等方面,早期投资人都要帮创业者一起去做,“钱反而是最不是问题的问题”。

他说,“与其说我们投资他获得了投资的收益,倒不如说是我们跟他们一块创业,这块增值的收益就是我们的劳动所得。”

李文成希望通过这样做投资的方式,能够团结一批跟他岁数差不多的优秀创业者,不仅是看好他们的现在,更看好他们未来的10年、20年。

“因为10年之后,这些人会跟我一样都是40岁左右,到时候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各自行业里最专业的人才,而且还和我合作过十多年,这个将会成为我最大的资源。”

谈及对未来科技发展趋势的看法,李文成认为未来五年到十年,区块链行业会出现一些应用型的公司。

他认为,目前的区块链行业类似于2000年的互联网,基础建设基本完成,暂时处于荒芜的阶段。

在这种节点上,投资人需要重点去关注技术的应用,“传统互联网上的这些公司都会在区块链上再诞生一遍。”而前几年区块链火过一阵然后死掉一批的情况,其实就是互联网发展历史的重演。

李文成说:“确实,现在大家在试的一些东西,有一些很鸡肋,有一些在割韭菜,有一些不规范的事情。”但他表示,“现在我们想不到未来区块链有什么意义,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在2000年的时候,也没多少人能想到现在互联网上的生活是如此丰富多彩。

同时,区块链本身这个技术是有自己特点的。而无论应用领域的大小如何,“基于这些特点,就一定会有应用,可能应用的时间或早或晚,但这个一定用得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