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毕业两年我待过四家世界500强不知其他人怎样?

自我介绍,男,单身,刚25岁,2018年本科毕业,机械专业,老家江西萍乡,外号“追料章”。之所以有这个外号,是因为这一年半以来,我不是在追料,就是在追料的路上。目前在一家科技公司,供应链管理部门,公司总部位于北京,号称最年轻的世界500强。

算下来,我应该是幽哥群里面跳槽最频繁的人之一了,毕业两年半,换了三次工作,待过四家公司,混过央企/民企/外企。

我是2017年11月毕业前一年秋招时进的幽哥群,是通过史蒂芬的文章得知幽哥的。

2017年9月,我开始秋招找工作,主要目标是进入汽车行业。当时第一份offer是江铃进出口公司的,月薪3500,一年16薪,职位是海外KD专员,公司在南昌。我觉得这个岗位挺牛逼的,因为有海外出差的机会。

所谓KD-knock down,就是指将零部件发到海外工厂去组装整车,KD又分为CKD和SKD,completely knock-down全散零部件和semi knock-down半散零部件。关于KD,在海外有工厂的公司,应该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消费电子和汽车行业都有自己对应的KD业务模式。

第二个offer是东风本田的设备岗,工作地点在武汉,因设备岗要倒班,遂拒。

2017年10月底,拿到中车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的offer,号称年薪12万左右,于是赶紧毁约江铃进出口公司,与中车签三方,央企。

公司在湖南株洲,株洲号称中国电力机车之都和中国动力谷,是个以重工业起家的城市,航空方面,有中航608所/331厂;轨道交通方面,有中车集团旗下三家重要的一级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简称株机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简称株所)/中车株洲电机公司(简称电机公司)。

其中株机公司作为主机厂主要造和谐号/复兴号/地铁/磁悬浮等整车,旗下有多个如城轨/机车等不同的事业部;株所主要造核心部件,株所旗下有三大业务版块,时代电气/时代电动/时代新材,时代电气主要造地铁/火车/高铁上的核心电气部件,时代电动主要造电动大巴,时代新材主要做一些特殊材料和风电产品。时代电气和时代新材已经上市,时代电动的电动大巴在国内已经排前三,仅次于宇通和比亚迪;电机公司主要生产地铁和机车的牵引电机。

我被分到株机的机电分公司,机电分公司负责整个株机公司生产型设备的维修维保,被分到机电分公司也就算了,还被划到负责涂装设备的组去。汽车行业的人都知道,整车厂主要有四大工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其实造火车也一样,主要也是这四大工艺。

我当时为啥被分去修设备的边缘部门?主要原因还是学校出身不好,我那一届一共入职了270个左右的新进大学生,里面研究生占多数,985/海归一大把,C9的也很多,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从传统轨道交通院校里招来的,比如北京交大/西南交大/华东交大/大连交大/兰州交大,华东交大/大连交大/兰州交大虽然是双非院校,但在轨道交通行业里,这几家比985还好使。

以株机公司为例,一把手董事长是华东交大毕业的,二把手总经理是大连交大毕业的。南昌大学这种末流211在株机公司的校招行程里面,就是垫底的水平。不过话说回来,本科或者读研选择以上几家交通院校,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毕业以后中车/铁路局/地铁公司随便进。

我是2018年7月毕业当月入职中车株机的,公司针对新进大学生有近一个半月的集中培训,包括公司历史介绍/产品介绍/党课等,还安排去工厂的各个车间参观学习,现场学习公司的产品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一个半月,应该是我毕业之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集中培训是以小组方式进行的。我所在的组也是大佬云集,有清华硕士,浙大本/海归硕,西安交大本硕,等等。集中培训结束后,我和三个“酒肉朋友”搞了个F4组合。

在我没离职前,我们四个就经常一起吃火锅/串串/烧烤,每次完事儿,我们都会回宿舍泡上一壶好茶,吹上一个小时牛逼再各自回去睡觉。

我2019年4月从中车离职,至今已过去一年半,期间我四次回株洲和三个好兄弟一起吃火锅/烧烤/吹牛逼。但凡是出差地点离株洲近点,比如南昌/武汉等,我都会想方设法回株洲和那三个好兄弟聚聚。

言归正传,先说说我当时为啥要从中车离职。被分到维修维保部管涂装设备以后,我一直愤愤不平,涂装车间环境不好,工作日也经常没啥事做,成天去车间晃悠,所以很想换个部门。

2019年年初,公司一级职能部门质保部计划内招,我当时去应聘。质保部的一把手和二把手都出面找机电分公司总经理要人,但机电分公司不放人,内部转岗失败,所以我开始寻求外部突破。一波海投简历和几次面试下来,拿到了消费电子大厂OPPO的采购岗offer,于是在2019年3月提出离职,2019年4月入职OPPO。

入职OPPO后,头一个月啥也不做,只是在公司学习流程和企业文化。OPPO的核心价值观和本分和结果导向。在后面的一年中,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两点。一个月之后,领导开始安排任务,我当时是被分在摄像头小组。

对手机来说,核心三大件是平台/摄像头/屏,最近几年,手机上最大的改变就是摄像头,从单摄变多摄,各种主摄/广角/长焦/潜望/微距/景深等层出不穷,从200万像素到1亿像素,这也带来了手机影像系统的革命性提升,DXO榜单上的评分也不断被刷新。

华为从P20系列开始主打影像性能,其他几家终端如三星/小米/OPPO/vivo/苹果,在影像系统方面,也都有自己的建树和卖点。

对供应链来说,摄像头可以说是目前手机上最难搞的物料,结其构复杂/配置多,摄像头模组厂如欧菲光/舜宇/三星电机很强势,摄像头模组的三大核心部件Sensor/Lens/VCM马达,也都是难搞的物料,摄像头原材料供应商也非常强势。

CMOS image sensor的主要供应商有索尼/三星/豪威/格科微等,都是半导体行业的大佬,sensor涉及到晶圆制造和封测,这些制程涉及到供应商有台积电/中芯国际/华天/晶方等。

目前半导体行业整体产能紧张,和手机摄像头个数的增加有密切关系,半导体行业整体产能没扩充多少,而摄像头芯片的用量成几倍增加,这也导致了如电源IC/屏driver IC等的紧缺,其他行业也波及。前段时间,一汽大众和上汽大众还因为汽车电子芯片缺货导致停产。

Lens供应商如大立光和舜宇光学,也都是非常强势的供应商,镜头行业门槛很高。近段时间,舜宇因进入苹果的供应链体系而股价大涨,舜宇将从2021年开始给iPhone和iPad的广角镜头供货。

2019年5月中下旬开始,领导安排我去供应商那里出差,去认识和采购工作强相关的人,比如供应商的业务/PMC/PM/品质等,同时也学习一下摄像头的工艺制程。从此,正式踏入消费电子行业,开始996/007,疯狂加班出差,端午/中秋/国庆/元旦/春节,这些法定节假日也加班,而且没有加班费。

所谓结果导向,就是不管多晚,不管节假日,只要有问题,你都要立马搞定。OPPO的项目经理/PMC/产销部门很强势,有问题很快就会捅到老板那里去,一个产线停线/耽误项目上市的帽子扣下来,那压力简直泰山压顶。

OPPO/realme/一加三个品牌一起,每年上百个项目,摄像头还各种配置,所以摄像头物料非常难搞。我在OPPO经历过两次项目集中上量,一次从2019年7月开始到9月结束,一次从2019年11月开始到2020年1月结束,两次都去供应商那里驻厂追料,期间都非常痛苦,各种缺料,各种被捅。

2019年12月的那次驻厂是最痛苦的一次,在寒冷的12月,去山东淄博沂源县的一家供应商驻厂半个月,把供应商的VP抓到现场一起检讨,期间被ODM厂三次捅到采购总监那里去,后面我领导也飞过来蹲了几天,最后的结果也不算太好。

时间再快进到2020年1月,疫情爆发,紧接着就是一天到晚线上开会检讨供应情况,春节期间也如此,印象中,也就大年三十那天没有处理工作方面的事。大年初一开始在家线上办公,白天收集整理各种数据,模拟供应缺口,晚上和老板们一起线上开会检讨,那段时间经常搞到晚上12点。

疫情期间我开始投简历,3月份的一个下午,万宝盛华的一个猎头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个苹果外包的工作机会,岗位是GSM-global supply manager,估计因为这是个外包岗位,所以要求不高,两轮面试下来,就拿到offer。四月初从OPPO提离职,四月底就去苹果供应商惠州伯恩驻厂去了。

总结一下在OPPO的工作经历,就是工作量特别多,压力特别大。之前在中车的时候,是典型的国企工作模式,五天八小时还整天划水摸鱼,而OPPO作为消费电子行业终端,节奏巨快,压力巨大,项目巨多,供应端的异常也特别多。

对比一下,这两家公司简直就是两个极端。消费电子行业,基本上都是996,甚至007,任何时候只要有异常,都要快速处理,否则造成产线停线/影响项目进度,会被PMC/项目经理捅死。

回顾在OPPO的工作经历,我总结了一下,我当时最大问题就是不善于和领导沟通,和老板/大老板沟通太少,有时候出现异常,也没有跟老板及时汇报,这往往是很致命的。我在OPPO的时候接触到的那些当老板的,下到主管,上到部长/VP,做事都是雷厉风行的。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日常被老板叼飞。在办公室里被老板拍着桌子骂一个小时的有,出差在外被老板打电话叼一个小时的也有。可谓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感谢OPPO给的平台,压力归压力,还是涨了不少见识,供应商大部分都是年营收百亿,甚至是千亿级别的。除与供应商的业务人员打交道以外,供应商的高层也认识不少,这对毕业一年的人来说,多少能提高自己的格局和视野。

我之前的主管跟我们说过:OPPO的供应商,不管是索尼三星,还是什么AAC,只要你不骂他娘,其他的你怎么叼他们都行。资源开发部长也说:以OPPO在业界的体量和影响力,任何一家供应商都不敢得罪OPPO。毕竟OPPO+realme+one plus三个品牌一起,2019年全年有近1.5亿台的销量。这个数据,对比三星的2.9亿台,华为的2.5亿台,苹果的1.9亿台,小米的1.2亿台,vivo的1.1亿台,OPPO系整体算全球第四大手机终端品牌。

时间再来到2020年5月,我开始在伯恩驻厂,主要跟进apple watch上的BC-back crystal项目,也就是手表的玻璃陶瓷后盖项目。当时项目刚好还处于EVT阶段,5月份开始DVT,并开始risk ramp。

在伯恩驻厂的时候,有morning meeting和close meeting,早上过昨天的生产报表,包括input/output/WIP/shipment等数据,还有就是相关品质问题。基本就是上午早会过问题,下午去产线audit巡线发现问题,晚会在看看问题要怎么解,进度如何。

第一,学习苹果是如何管理供应链的,为什么苹果的供应链管理是天下第一,苹果对供应商的掌控太强,苹果把供应商的工厂当自己的工厂来管理,非常注重detail细节。

第二,英文水平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苹果的工作语言是英语,邮件和文件都是英文,和Cupertino那边开会也是用英语。因日常工作上要用,为了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在工作之外,我每天还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学英语。

比如早起背单词,往返供应商的路上听BBC/VOA,每天用英文记录critical issues,晚上回到家看CGTN,一段时间下来,效果非常明显。以上学英语的习惯,我到现在还保持着,听说读写已经没什么障碍,英文口语交流没什么问题,CGTN看英语新闻直播也没什么问题。关于苹果的那段工作经历和如何学英语,我想后面有时间了再细写两篇文章分享一下。

其实对于外包身份,我是一直耿耿于怀的,从2020年9月份开始,我又开始投简历,按照幽哥方法,多平台求职,海投多面,也面了不少公司,10月底拿到现公司的offer,年薪涨了一点点。

后于2020年11月中旬入职现东家,主要负责ODM管理和display采购工作。现公司感觉还是不错的,不打卡,早上9.30左右到就行,晚上一般8点左右下班,有双休。同事之间好沟通,直线领导人也不错。

入职半个月就开始出差,至今已去南昌/重庆/成都,后面还有武汉/无锡/深圳等好几个地方等着我去。我出差去供应商那里,供应商都说我说话做事比较成熟,不像是本科毕业两年多的人。或许这就是两年换三次工作四家500强企业锻炼出来的吧。

关于我的经历,先写到这里,后续会针对求职/面试/背景调查/竞业协议/学英语/外企/消费电子等话题,再写文章出来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

说实话,跳槽这么多,我自己都嫌弃我自己,目前的这份工作我想尽可能干久一点,未来也有读在职研究生提升学历的计划。最后,再辟谣一下,群友一直调侃我是58万章,实际我年薪大概30万,大家以后还是不要再造谣了。

本科毕业2年半了,这工资也不算高,还跳槽这么频繁,群友里毕业1年的学弟也有年薪40和60万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