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 超模之上

????20年前,她是一位年薪300万的当红超模。10年前,她是瑜伽运动的时髦代名词。如今,她是一名致力于女性健康的专家。一个从14岁就开始当模特的女人,是如何蜕变成现在的样子?

????Christy Turlington曾经这样告诉《》的一位记者:“Cindy是聪明的模特,Claudia是性感的模特,我是亲切的模特。但是我不想做亲切的模特,我也想成为聪明的那一个。”

????如今,没有人会忽视她的聪明,自从她在25岁那年为了念大学而淡出模特圈之后,她的头脑就越来越让人刮目相看。至于亲切,这个时尚界长期忽略的美德,在Turlington这样一位传奇超模的身上,似乎是无足轻重。幸好,她至今也没有遗失这与生俱来的好性格。正是在头脑与性格的双重护驾之下,她的美丽才会经久不衰。尽管美丽与否,她本人似乎并不在意。?

????即便如此,在她心目中,那个“没有1万美元就不起床”的超模黄金时代依旧无可取代:“我与Kate(Moss)在18岁时就认识了,我们的父亲是同事。她总是比其他姑娘更有趣,更机灵。她能够红到今天,因为没人可以取代她。”“与现在的超模相比,我们的体形更加女性化一些,可是,我总觉得我们那时太华丽了。因为我本质上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觉得自己很不真实。比起当年的Chanel迷你裙和Versace夹克,我对当下的时尚更有共鸣。”她回忆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在T台上走秀,我的心里总想着:‘最快多久才能走完一个来回啊?’”

????与走秀相比,拍片的经历似乎更值得她回味。她记起有一次给Herb Ritts当模特,“整个人从艾菲尔铁塔上悬下来,这与坐在办公室里上班可不一样,可怕极了。到最后我简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因为摄影师恐高,站得离我非常远。虽然难得才有这种工作,但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真的是为一件艺术作品做出了贡献。”

????大多数情况下,她都以一种异常冷静的眼光审视自己的照片,仿佛那个人不是自己:“化妆、灯光和摄影把你变成了另一个人,我绝不会想成为照片中的人,因为那将是很危险的。”

????头脑如此清醒的一个女人,当然不会为皱纹和眼袋而焦虑的。“对许多人而言,变老是一个包袱。可是,我不会把时间花在自己没法控制的事情上。皱纹吓不倒我,它们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乐意接受它们。让我恐惧的反倒是整形手术。”她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女演员们承受的压力比模特们更大。眼下人们很喜欢高龄模特,我总是接到广告邀约—那些牌子可不是为41岁的女人而设计的—我十分乐意接下这类工作。”

????Turlington出生在美国加州一个普通的天主教家庭,她的母亲是一位空中乘务员,来自萨尔瓦多,父亲则是泛美航空公司的飞行员。从父母那儿分别继承了傲人身高和拉丁血统美貌的她在14岁那年被一位迈阿密摄影师发掘,当时,她正与姐姐Kelly一块儿骑马。那位摄影师给她拍照时要求她摆出放荡的表情,这令连一本时尚杂志也没看过的加州少女感到一头雾水。

????起先,她只在暑假里做兼职模特,飞去欧洲拍片都由母亲陪同,打点一切。在16岁之前,她专属于美国版《Vogue》,这更让她倍感轻松,“我想,只要《Vogue》觉得我好看,应该就不会错。与AuthurElgort、Patrick Demarchelier、Steven Meisel一起工作,我每天都自信满满的,完全跳过了青春期的害羞和自我怀疑阶段。”

????1987年,中学毕业后的Turlington前往纽约,开始了全职模特生涯。在20岁的年纪,她就拿到了价值120万美元的Calvin Klei“n Eternity”香水代言合同。“我们知道自己的力量。从这些公司赚得了大把大把的钱,我们心里一清二楚。”1991年,她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道。没人能够反驳她,那是超模的黄金时代。这个采访过后一年,她更凭借一份200万美元的美宝莲广告合同攀上事业巅峰,在那之前,还没有一位模特拥有如此高昂的代言身价。时至今日,她仍是美宝莲的代言人。

????时尚圈里人人都知道,与Turlington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她向来以脾气好而著称。“作为一名模特,我只要嘴巴甜态度好,富有团队精神,自己挂衣服,就能得到夸赞—这不是很容易吗?”她说。把敬业视为理所当然的她,在23岁时已是全世界最赚钱的模特之一,年薪高达300万美元。

????高级定制礼服、高薪、彻夜派对、私人飞机……她对这些得来容易的东西很快失去了兴趣,也或许从来就没有太大兴趣。“模特这工作对人没有任何帮助,它只是一个有趣的机会。但是不论在精神还是智力上,它都毫无益处。”最近她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毫不客气地说道。

????在鼎盛时期,她也曾向时尚记者Marion Hume透露,一旦模特生涯走下坡路,就要去念大学。“许多人上大学是为了搞清楚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而我不一样,大学毕业之后,我就能开始另一番事业。”

????结果,她几乎是急流勇退,25岁时就告别了模特生涯,进入纽约大学主修比较宗教学和东方哲学。学习之余,她还每天做冥想,每周参加3次瑜伽课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