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晚报:布鲁克林遇见了大灰狼

对一个人的印象是如何形成的,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论。有人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因为对某人的第一印象一旦成型,就很难改变。此观点最好的例证就是三国时的“大耳贼”刘备。此君大耳垂肩,常低眉顺眼,一副标准的佛相。让人一见便知:这是个心慈面善的好人。于是总能得到百姓的推崇,骗取好多同情、怜悯。正是凭着这些外表优势,“大耳贼”才能与拥兵百万的孟德和世据江南的仲谋三分天下。枭雄的“厚与黑”都是半斤八两,而惟有刘备是公认的忠厚、老实的代言人,可见此君的表演工夫不输于当代任何一位影帝。

但我觉得这个观点还不是很完善,最起码,在足球场上是不成立的。我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刚刚结束的欧洲杯英法大战。多了不说,只提两人:“契丹”与“贝壳”。“契丹”作为法国中场灵魂,他一开场的表现真不怎么样。虽然法国队的球大多数都交给他处理,但他慢吞吞的速度可急死了场上的亨利与电视机旁的小编们。就在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时候,“契丹”突然来电了,一个世界波、一个点射,让全世界都跟着感受到了从地狱到天堂的大悲大喜。“贝壳”就更加幻化无方了。开场时的表现极其平庸,突然发出一个带着强烈侧下旋的任意球,直奔兰帕德的脑门,想顶不进都难。“贝壳”在尽情地呼吸着、表演着,我也仿佛看到了从他身上发出的万道金光,赶紧叫卫生间里的大H出来看上帝。下半场,“上帝”又有了表演的舞台。只要一脚,他就能彻底结果法兰西军团。也许“上帝”太自信了,任何假动作都没做就草率出脚。对面的可是世界级的光头??巴特兹。结果不说了,只知道一个叫布鲁克林的小孩为爸爸的拙劣表演而失声痛哭,仿佛见到了大灰狼……6月的天气,常形容某人难以琢磨。可上面两位在90分钟内的数次变幻,让人更觉神奇。

由此可见,第一印象不可信。大耳垂肩且低眉顺眼不等于忠厚、老实。走着进攻、站着防守也不等于球技拙劣。“上帝”也能变成大灰狼。还是相信“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更稳妥些。 (安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